南下二次创业的郭士强,离开舒适区的老叔儿

当郭艾伦突破轻描淡写地突破得分,丛明晨像训练一般三分张手即有,站在场边的郭士强是击节叫好呢,还是无可奈何?

五个月以前,这不是一个问题。

但当郭士强和昔日弟子以对手身份站在彼此面前,每一次攻防都变得微妙起来。

三个月前,郭士强坐在电视机前看完了辽宁和广东的总决赛。这是十三年来头一次,他不是以主教练的身份带辽宁打总决赛。此前郭士强带队的四次总决赛经历,辽宁一冠三亚。

总决赛的球场之外,恐怕没有人比郭士强更为辽宁队揪心。总决赛前一个半月,郭士强被罢黜了兵权,他失去了对这支球队的控制。

从辽宁的帅位下课两个月后,郭士强就再次上岗就业。他带着不甘离开东北,南下广州,成为了一名粤漂。

这不是郭士强第一次离开东北南飞。早在20多年前,刚刚出道不久,苦于没有机会的他曾加盟了一支CBA新军——四川蓝剑熊猫。

在早年CBA人员交流极为有限的情况下,郭士强成为最早“树挪死人挪活”的典范。在四川熊猫,郭士强一度打起小前锋的位置。

在四川队的经历,成为了郭士强生涯的转折点。回到辽宁,他接过了吴庆龙和李晓勇留下的枪,成为了辽宁猎人的“头领”。随后又入选了国家队,成为国家男篮征战洲际比赛的首发控卫。

30岁退役,31岁当主帅,过去十几年间,郭士强所有的悲欢都留在了东北黑土地上。从低谷徘徊,到向顶峰攀登,郭士强是见证者、陪伴者、带路者、指挥者。

手握最强全华班牌面,辽宁在14-15、15-16赛季连续两年总决赛抱憾。当悲情成为辽篮的主旋律,郭士强的执教风格和临场指挥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外界诟病的焦点。

17-18赛季,辽宁洗刷千年老二的耻辱,终于登顶CBA,梦想成真。但郭士强却并没有拿到一块长期有效的“免死令牌”,夺冠两年后,他成为辽宁悬崖勒马的“牺牲者”。

在CBA赛场,郭士强不是一个喜欢“一语惊人”的主帅,公开场合很少制造金句。郭士强也不是一个八面玲珑很很混的主帅,搞不定酒桌上的攻防,还经常需要“老大哥”来补防。

即便有过在乌鲁木齐红山体育馆为讨公道“赖着不走”的戏码,但那只是沉稳、内敛的郭士强偶发的宣泄。

郭士强这样的“老实人”,很适合辽宁体育这趟安稳的列车。速度七十迈,心情是自由自在,梦却总在彼岸。这也是他和辽篮分分合合,执教数载的原因。“魄力”不是东北这方水土的关键词。

当少帅的意气风发已成往昔,中年人的疲惫与困苦缠绕而上。

从辽宁到广州,郭士强从争冠的高级白领,重新变成了从练泥、拉坯开始初级劳动者。

广州龙狮的历史上有过不少辽宁籍的主帅,早在陕西麒麟盖天力时期,郭士强的老大哥吴庆龙曾将这支球队带到了历史巅峰。在从佛山搬到广州后,崔万军也曾在这里掌舵。过去的十年间,广州龙狮常年在联赛末尾游荡,主教练更是频繁更迭。

在“老国企”的过惯了的郭士强,这一次“二次创业”不得不跳出舒适区。

摆在郭士强面前的广州是怎样的一支球队?

你不能说这支球队的老板没有追求,他们可以从一切渠道补充球员,同省老大的“施舍”,选秀市场疯狂“淘宝”,但这不是一支建制稳定的队伍。

翻看广州的人员构成,效力多年的老臣郑准,强队的弃将孙鸣阳、张永鹏,来自宝岛的状元陈盈骏,从NBL回炉逆袭的田宇恒、司坤、韩德龙,大学生明星球员出身的郭凯、谷玥灼、祝铭震、贾明儒,还有待开发的璞玉孙昊峰。

这不是一手烂牌,但没有绝对的大牌和强点,打顺了能赚点碎银子,想干一票大的也是非分之想。这样的队伍不好带。

Hard的模式,郭士强不是没玩儿过。在辽宁,胜率不足五成,排名十名开外也经历过三个赛季。包括作为连年争冠球队主帅的压力,也需要很大的承受力。

抱负的施展需要耐心,但竞技压力和耐心常常拴不上对,没有人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吃利息。

在和辽宁比赛前,广州龙狮开季前9场比赛4胜5负。既能搬到强队,也能给弱队送温暖,不温,也不火。排名尚在季后赛之列,多少也超出了外界的预期。

面对老东家,广州龙狮35分惨败,郭士强吃到上任后最惨的一场败仗。这不是什么意外的结果,郭士强也不会没有心理准备。他的短期目标肯定也不会也无法是向辽宁看齐。

郭士强二十多年前的背井离乡和如今的再次南下,相同的地方,所属的都是一支中下游球队,无论彼时还是现在,他都渴望证明自己。

二十多年前的那次离家,郭士强收获了生涯的转折点。而这一次南漂又会如何呢?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